jdb电子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公告  新闻动态

“纲要”教研室召开2020-2021学年第一期第二次集体备课会

11月18日下午,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教研室进行本学期第二次集体备课,主题是“社会主义改造与社会主义改革的关系”。王琦老师主讲,黄志高老师主持,其他教研室老师参与讨论。

王琦老师指出,社会主义改造是社会主义改革的基础。改造是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确立生产资料公有制;改革是在公有制主体地位已经确立的基础上实现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使社会主义经济体制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改造是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改革是完善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改革是对社会主义改造的扬弃继承了改造的积极成果,比如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同时又是对改造后期遗留问题的弥补和纠正。


杨帆老师认为,社会主义改造有着历史的必然性。虽然改革之后的某些经济因素看起来和新民主主义社会有相似之处,但是整个时空环境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不能简单的加以类比。总体上来说,社会主义改造奠定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确定了国家的基本性质,改革是在这一基础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

李浩老师指出,1949年至1956年的新民主主义社会与苏联1921-1928年的新经济政策较为相似。当时苏维埃在内外忧患,各国敌对势力包围,极为恶劣的环境下,实行新经济政策,迅速完成国民经济恢复。斯大林过早地中止了新经济政策,对后来苏联经济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如农业经济长期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由以前长期自给自足变为农业进口,轻重工业比例不协调等等。新中国当时所处的环境也较为恶劣,两大阵营对立,与苏联停止新经济政策的社会历史背景有相似之处。

陈鼎生指出,1956年三大改造的完成,是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里程碑。尽管对当时是否进行“改造”或新民主主义社会是否延长,存在一定理论探讨的空间,但基于革命的理论逻辑和一定的现实考量,及时建立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无疑是一种历史的选择。1978年以来的“改革”,从本质上讲是对“改造”的继承与发展,是对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丰富和完善,伴随着这一伟大历史进程,我国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局面,也必将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邓娟老师认为,社会主义改造时追求单一的公有制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而现在的社会主义改革,允许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成分并存,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充分发挥非公有制经济的积极意义,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和建设社会主义。二者的表面特征有区别,但二者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朝着社会主义方向而奋斗的伟大历史进程的大胆探索,是两个不同阶段的探索,二者的根本性质是相同的。无论是社会主义改造还是社会主义改革,都是时代发展的要求,都有其发展的内在必然性,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国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历史进程中两个前后相继,不可或缺的环节。没有社会主义的改造,就不会有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确立。同样,没有社会主义改革也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巨大发展。社会主义改革不是对社会主义改造的否定,而是对社会主义改造的继承、纠正和发展。

黄志高老师提醒说,在分析建国初期由发展新民主主义转变为向社会主义过渡时,必须看到当时社会历史条件的影响。新民主主义社会理论尽管今天看来有很多可取之处,但作为一种理论,其能否付诸实践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付诸实践,不仅仅要受到历史主体的主观认识影响,更要受到客观历史条件的制约。不能离开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抽象地探论新民主主义社会理论放弃过早与否。

蒋成贵作了进一步的具体分析。他指出,毛泽东对新民主主义社会性质的认识主要有两点:一是否定新民主主义社会就是“新资本主义”的说法;二是认为新民主主义社会是过渡性的社会。刘少奇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出发也认为,胜利后的社会是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时期。但对于什么时候开始过渡,党的认识有个变化的过程。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提出“两个转变”,此后党中央的相关认识悄然发生变化,直至1953年正式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这个认识不断变化的原因主要有四个:一是新解放区土地改革后“两极分化”现象的出现,促使党中央下决心今早阴道农民走集体化的道路;二是资本家不法行为的出现,使中国共产党逐渐改变了对资本主义的原有看法;三是国家工业化战略的选择,促使党中央下定决心走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道路;四是来自苏联的外部“压力”。